• 猴年马月才会再见!果然!

    In secret we met — 
    In silence I grieve,
    That thy heart could forget,
    Thy spirit deceive.
    If I should meet thee
    After long years,
    How should I greet thee? —
    With silence and tears.

  • 2016-05-23

    2016.05.23 - [酸气十足]

    年轻的时候,都是厚颜无耻的,都是不要脸的,但是我应该没有不善良过,这应该会有区别吧。我觉得应该是的。

    时光穿梭,有些事情在变,有些事情又在重复。我自己的心态的确有很多不同。远没有那么生气了,更多是在考虑怎么解决。大概也是因为挑衅的那方,差的太远了。也可能是我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往前走了很多,那些伤害已经够不到我了。

    只有发生了这些意外的事情,你才能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可以从容面对很多意外了。

    希望能够将老同学的意见听进去更多些,一共才有多少相处的时间呢?何必要用来不开心呢?

  • 2013-11-25

    20131125

    周末地主生日,好久没有出来混,喝得好开心,第二天就给我颜色看,昏昏沉沉一整天,居然还有人真的可以中午叫醒我起来给大家炒面吃,真想比个中指阿!!!

    变故还是有,而且还会很大,只是现在一切都悬在天上,所以整天吊着一颗心,说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了,争取了很久,突然说可以了,居然也没觉得特别高兴,是不是变成反应特别迟钝的恐龙了?

  • 2013-08-23

    23.08.2013

    一个夏天,就没过过好日子,高温四十多天,老妈断断续续住院一个月,心力憔悴的时候,又知道些凄凉的事情。

    孩子还没有到来,我已经感受到了中年危机提前来了。

    这几天又醒的特别早,早上四点多就睁大眼等天亮了,醒了来,也没什么要做的,也不多想什么,有时候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一走,又会吵醒妈妈,所以大多数时候就躺在那里,看会手机,和欧洲的那那聊几句,马上一天就要开始了。

     

  • 2013-07-10

    2013.7.10 - [酸气十足]

    冷不防,总会被人袭击,不知道哪里来的,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,突然就出现了,戳你一刀,转眼不见,留下你捂着胸口摸不着头脑。

    我始终认为不能正大光明说的事情,不说也罢,靠偷偷摸摸找来的情报有多大作用,恐怕伤了别人,你也逃不掉,所谓做事不漂亮,即使输,我也要输得漂亮,所以要有什么想说的,就正大光明来找我说吧,告密之类的,就贻笑大方,回家洗洗,睡了吧。

  • 2011-09-05

    2011.9.5 - [酸气十足]

    不知不觉就成了少妇,虽然每天还是这样上班下班,可是多了一双父母,多了一些责任,多了很多幸福。

    昨天早晨,天气很好,一个人蜷在沙发上看小说,饭游戏打到半夜还在呼呼中,东窗阳光晒进来,嘀嗒嘀嗒钟在走,突然就把自己给感动了。回想从97年开始出国、求学、回国、工作,最幸福最坦然莫过于这样一个夏末的早晨,没有不甘心,没有彷徨,没有故作镇定,想着早饭该吃些什么,想着今天要洗深色还是浅色衣服,想着上个月开支超了,这个月是不是哪里可以省点。

    下午去做脸,出来的时候意外地看到饭坐在外面等,长长地“咦”了一下,开心漫溢在空气里,这时候我就是个虚荣的、有老公接的小女人。

    也许再过几年,生活琐碎让我不再为这种小事情感动了,所以记下来,提醒自己,幸福来之不易,好好珍惜,善待那个让你早上六点起床记录快乐的人。

     

  • 2011-05-29

    2011 05 29

    早上去了婚慶展,人很多,很煩.中午約了飯米索去看喜糖,看到一半又氣呼呼了, 走出門的時候他說: 我知道你最近很煩的,所以有時候忍不住要刺我一下,我知道的,所以不生你氣.

    到了家裡,他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: 我知道你跟我在一起,要多考慮很多事情,但是比較起來,還是快樂的時候多的,對伐?

    他知道那麼多事情,所以我就忍不住要喜歡他.

     

  • 2011-04-06

    清明 杭州

    清明节,杭州飞来峰上,我和饭下行,擦身而过两名北方游客,就听到他们在说:要是有芥末就好了,加点酱油、醋味道很好的。

    接着我听到身后的饭冷笑了一声:哼,敢吃芥末。。。

    我心想,你也太霸道了,你不喜欢吃芥末也不允许人家吃啊?

    没想到他又接着一句:当心晕倒杀了你。

    啊啊啊??!!!

    当时差点没从山上笑翻下去,这祖宗,怎么就想起了这一茬。

  • 在大多数城市提出房价2011年调控指标是不超过平均10%的时候,上海市政府提出不超过年均城镇人口收入的增幅。虽然想一下房价的基数和城镇人口收入的基数,两件事务其实没有什么可比性,但是比起那些不管老百姓口袋的空指标来说,好歹是一个进步。当如如果能把增幅调控在绝对值里面,那就太好了。

     

  • 2011-03-25

    2011.3.25 - [唧唧苟苟]

    虽然受着往上所谓“三月不努力,四月徒伤悲,。。。“之类的警示,但是随着天气的转暖,我的食欲也大大被刺激了。
    上个礼拜同事到家里来玩,我愣是一个人搞出了一桌子菜,回国到现在就没这么勤劳过,今天上网搜feta奶酪,又很想开始自己做西点了。

  • 2011-03-02

    2011.3.2 - [唧唧苟苟]

    中午急吼吼回去签收一号店送来的东西,快递已经把东西给抬到楼上了,自己坐在大门口的电瓶车上抽烟等我。一问价钱,109.9。 我手里只有一百的和五十的,他找不出了。那我就请他跟我上楼去哪,我把鞋柜上的零钱一点点数出来给他,倒还真的凑足了9.9元,太不容易了,然后咱们两个客客气气地道别,再见再见。

    还不到两分钟,他又打电话来,“你刚刚是不是一百块没给我?”

    。。。。。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1-02-27

    2011.02.27 - [酸气十足]

    不知道是哪件事情让我更生气,是礼拜天要被临时抓差到办公室上班呢,还是因为fan多变的计划,让人跟不上趟呢?

    总之因为受了那么多年德国教育,我的脑子多少大概也会有点方,大部分时候,我讨厌没有计划性的事情,如果之前没有想清楚,你可以只是提出一个可能性,既然都已经说好了,怎么过了几个钟头突然又变了呢?

    看看这些话,我应该是对fan更生气,那就少说一点,毕竟是在生气嘛,省得以后后悔。

  • 昨晚懒得做饭,等保险员走了之后,从棒约翰点了pizza回来吃,点了pizza就一定想喝点酒,就一定想看部片子,何况昨天天气很暖和,我和fan终于可以结束一回家就洗澡钻被窝的陋习了,整个冬天我们的客厅就像摆设一样,逗留时间基本上不超过每天十分钟。

    昨晚看了昆丁的“无耻混蛋”,很赞,这片子估计在哪里放都是要打字幕的,英语、法语、德语还掺合了一点点意大利语,而且都是标准发英,找的是本国演员。昨晚在看片子的时候,我和fan都感叹,我们两个居然还是听德文感觉最亲切,也没有辜负德国人民培养我们这么多年。

    片子里面,Brad Pitt不过如此,fan始终觉得他太奶油,不够混蛋,倒是几位德国演员可圈可点,包括Diana Kruger(曾经演过祸水helen的那位),

    Daniel Bruehl (“告别列宁”的男主角,话说我在上海的川国演义看到过他吃火锅)

    Till Schweiger(估计是在好莱坞发展时间最长的德国演员,现在又回到德国拍戏了,曾经在很多美国大片立面看过他演德国人,也正因为如此,戏路始终受局限,但是我很喜欢他在德国电影中的表现)

    当然最赞的,也是整部戏里面最抢风头的就是Christoph Waltzle了。

    没话说了,那个表情、贱相,他笑起来还会让人毛骨悚然,然后那一口流利的英文、法文、最后来几句意大利语,德文也不要说了,本来就是人家母语嘛,简直演得太好了。

    我觉得用本国人来演本国人,那才是这部片子的成功处,语言本来就是有表情的,在说某种语言的时候,你的气质和神态都会靠近,不同语言之间的转换和情绪之间的转换几乎是同步的,而语言也是这部戏情节发展的重要工具。

  • 话说今天中午给老板写信太投入了,以至于忘记了回家吃饭,等我急匆匆赶到家门口已经快一点了,楼道上看到fan的电话,肯定是来催我的。

    等我开门进去,他劈头盖脑就开始训斥我,但是这个时候,他正好在整理内务系裤子,于是我忍不住大笑,并且告诉他:下次裤子没穿好的时候请不要对人发脾气,一点不严肃的,一点批评的效果也没有。

    正说着,我因为笑得太起劲了,头狠狠地撞在门框上,乐极生悲了,fan赶紧跑来安慰我,用他上完厕所还没洗的手替我揉脑袋。。。

  • 2011-02-16

    2011-2-16 - [唧唧苟苟]

    冷冷冷,今晚还要赶到浦东去吃饭,要见高中同学和班主任,虽然都是旧衣,可是我好歹还算倒剟了一下,毕竟不想给大家留下坏印象。

    细节。。。细节回来补充。。。。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好吧,毫无新意,在座的一半同学在银行工作,横扫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大型中资银行。

    班主任快70了,越活越精神,就数他话多。

    其他的。。。略过

  • 今天上班先把办公桌给擦了,据说这样对皮肤好。

    昨天晚上,fan做了萝卜排骨汤,可是我不喜欢萝卜味道,而且。。。他怎么排骨都不先焯下水就直接放下汤锅了呢?但是我忍,为了培养fan同学的家务积极性,我可以忍很多事情,不要紧,来日方长,慢慢调教。

    早上喝粥过油条,fan早上去买的油条,但是我们仍旧快九点半才到办公室,话说原来住得远的时候,倒是几乎没有迟到过的,现在。。。现在只需要步行几分钟而已,反倒天天迟到了。

    昨晚吃饭的时候,说起爸爸妈妈原来倾力送我去读书的事情,不觉红了眼圈,掉了眼泪,只觉得现在无论如何对他们怎么好,也报答不了。所以只能先送他们去“蜜月旅行”。

     

  • 晚上misuo捧着电脑在看东西,一会儿笑出声,一会儿笑出声,我忍不住凑过去看,唉原来都是陈年古董级的帖子了,虽然也觉得好玩,但是绝对不会像他那样笑得整幢楼都听到了。

    笑点低的人还真是容易开心啊,有这样容易开心的人陪着我,我也会被感染到的。

  • 2011-02-09

    伤感的早晨 - [酸气十足]

    最伤感的事情,当然莫过于那那要回去了,刚刚他已经登机了,也许现在在滑行了,办公室的窗户看出去天阴沉沉的。早上看大家在g论坛上的你来我往,好几次都酸了鼻子。

    起床的时候跟fan说,晕倒他们要走了喏,我们要“。。。。。”。离开的朋友越来越多了,我一向是个冷淡而又偷懒的人,离开了,我也不会牵肠挂肚地去维系友情。那时候去德国,包括后来会来中国,都是把朋友们扔下就扔下了,可是年纪一大,别离什么的越来越难接受了。

    昨天下午一堆人在我们已经很久没有阿姨帮忙打扫的房间里吃零食、看片子、聊天。说好来下午茶的,我们连茶水都没有招待大家,只有白开水一刚。润龙在你们都走了以后感慨,那么多人怎么挤得下,真的呀,那么小的地方,大家挤过来挤过去,可是很开心的。开心的场景总是过得很快很快,晚上和fan默默地吃pizza,看剩下的那段电影,很惆怅。可是这个假期又过得很开心的,哪怕上班时候,看我们大家拍的照片,也会忍不住会笑出声来。真希望常常久久地一直做朋友,很开心的。

    LUKA, 西北向好伐?生日快乐!

    农历正月初七    喜神西北,敬安曲星,宜嫁娶

  • 2011-02-05

    年初三 - [酸气十足]

    年初三,misuo从杭州回来了,中午因为要不要和sgy吃饭的事情和他在电话里面生气,还挂了电话。上了会网,转身想补觉,看到手机上他的来电,闪啊闪,忍不住就接了。misuo应该非常生气,但是声音倒还很冷静,他问我“那以后我生气也挂电话,也不接你的电话好不好?”我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很残忍,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爱护我的人。

    后来我看到,他打了十五个电话过来,中间还发了两个短信,其中一句写道:哼,你不接我就不打了。可是后来他还是打的,所以我才能接得到电话,能够马上把不开心的事情给解释清楚了。

    sgy说,misuo真好的,脾气好的人一般都会比较面,难得他还很阳光。听这样的话我不是不得意的。

    对不起呀,我一定好好控制自己的脾气,有事请不可以一走了之,要沟通,沟通才会可能解决问题。可是我生气的时候都是习惯自己一个人闷的,所以我要求你让我一个人闷一会的时候,你要给我时间的,然后我保证我会跟你沟通的,哼,反正我比你能将说会道,你又老是谦让我,沟通什么的肯定都是便宜我的,嘿嘿

  • 2011-02-05

    1102... - [唧唧苟苟]

    实在想不起来今天是几号了,就空着吧.

    转眼又是一年,很高兴去年终于找到了或者说是等到了饭同学闪亮登场.肉肉的,抱着很舒服,脾气又很好,可以容忍我的急躁.地主前几年说我蹉跎的时候,我还是小小难过一下的,为了那些沉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难道真的要跟自己过不去?现在想想,还好一根筋,所以老天爷啪扔个饭同学给我.年前去西安,luka陪我逛回民街,很冷很冷,我们坐在大门敞开的店里面两个人吃一碗羊肉泡馍,聊过去的事情,然后luka很随便地就问起来了,我发觉我很记仇的,始终不能放下,嘴里说着原谅的话,心里到底还是气不平。还好自己很能忍,回头就更觉得饭同学好。

    饭同学生日的时候做了一碗排骨面,把他给感动坏了,心里觉得他怎么可以这么容易满足,可以又高兴他懂得珍惜我的好,所以过去对其他人的好,以后要加倍让他感受。老天爷在我快绝望的时候善待了我一下,那我自己就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对待,饭同学可千万不要被我吓跑啊!!!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1-01-28

    噩梦 - [唧唧苟苟]

    做噩梦了,醒来的时候,还没有搞清楚是不是现实,嘴里干得发苦,心里面更是惶恐得不得了,突然就没有了,想到再也不能感受你的体温,再也不能随时随地电话给你,虽然只是一个梦,还是伤心地流眼泪,需要发泄一下。那种感觉太真实了,所以你要努力锻炼身体,长命百岁地活着,你要是敢走得比我早,哼,你倒是试试看喏!!!

  • 2010-11-11

    101111 - [唧唧苟苟]

    饭米索责怪我怎么不写博客了,其实我不写已经很久了,突然有一天就没有动力写下去了,让我想想,好像是从开始在开心网上种菜开始的,然后我把菜田给荒了,重新回来。

    昨天晚上,饭米索和同事出去happy,我回家坐在床上剥剥栗子,写写email,蛮开心的。12点多,有人鲜格格发来短信说,啊呀,我们两个再也不用过光棍节了。那个得意啊,隔着移动网络都能感受到了。

    半夜三点多,醒来,发觉居然还是一个人,心里很慌,脑子里出现各种可能的情况,好吧,我多虑了,人家只不过跟同事再去夜宵了而已,因为这样牵挂,终于了解妈妈在家里苦等我不回家的担心,觉得自己真是太不懂事了。到办公室赶快跟老妈电话,絮絮叨叨说几句,“现在我懂了,谢谢妈”是我真正想说的话。

  • 2010-07-28

    2010年夏天 - [酸气十足]

    一点点的小快乐,在这个夏天开始,不晓得会持续多久,焦急地脸上都起包了。

    一点点,不真实,却很享受的快乐。

  • 2010-01-02

    2010年1月2日 - [貌似正经]

    很久以前,地主曾经说过,先做事然后才做人,我积极对此表示过支持。

    真的是这样。

    今年开始从邮局订阅三联生活周刊,去年的是到10月结束的,中间还差两个月,于是11月初的某一天,上班路过建国路太原路口,我问那个胖胖的看书报亭的小伙子买了一本当期的,顺口就问他有没有上一期的,他略想一下跟我说:你下星期一来拿吧,我帮你再去拿一本来。到了下个礼拜意,他果然替我留好了。再过一个礼拜,我因为出差,又漏掉一个礼拜的杂志,他又替我重新拿了一次,还跟我说:我还在想呢,怎么你又漏掉了,这样吧,我以后替你每个礼拜都留一本,那你就不会漏掉了呀。

    十二月快到尾声的时候,我不好意思地跟他说,以后不用留了,因为我从邮局订了。他想一想,说:哦,那你要不要看看其他杂志,喏,这本人物周刊和v视角都很不错的,我自己也跟的。

    于是本来我只是想补两个月的杂志,到后来变成每个礼拜心甘情愿多买两本杂志,你能说做事不重要?

  • 对我来说这已经是2009年最后一天了,因为,明天不上班!!!

    有始有终,2009年至少在blogbus也圆满了。

    最后这天,手机坏掉了,也好的,反正已经请人带港版的e72回来,团团转转半天,还是要回到诺基亚,iphone虽好,不适合我这种电话和短信都超级多,偏偏口袋又很瘪的人。嗯,我在想今天去跟老板讲手机坏了,他会不会仁慈第把e72给报销了?白日做梦啊。

    到处看看,作了爹娘的,一到年终齐齐在那里秀亲情,叫人恨的牙痒痒,不过如果我有个娃,估计比他们更骚包。

    一切都好,只缺爱情,缺少一个让我有动力在寒冷的冬日爬出被窝去约会的人。目前做到这点的只有每个月那一点点工资,我真是个俗人。

    圆满地结束---用tobias的照片。

     

  • 2009-01-14

    20090114

    冬天已经过了那么久了,夏天积攒的暖气好像已经用完了,每天只觉得冷。

    周末去了一趟厦门,还是冷。除了去日月谷温泉的那天,日月谷其实很不错,性价比挺高的,比南京的汤山好,就是离上海远了点,还有十几天假期,也许过几个礼拜再去一次。

    假期总也没办法休,好不容易请了三天,可是硬生生又被同事挤占掉一天半。同事们都很好,所以有时请求上来,总也不好意思拒绝。新来同事,让他写一页纸的说明,磨磨蹭蹭一天都没完,最后犹豫地说,“我和女朋友吵架了,实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写东西,能不能帮下忙?”,你看是不是让人哭笑不得,可是也羡慕的,吵架吵到连工作都可以扔得下,想来应该是很激情的,所以心甘情愿被差使。在过几年,可能他也不会这样了,何苦为难呢。

    今天上工地,没有电梯,爬了十七层,在顶层打电话给远方的朋友,周围是工人们嘈杂的声音,风很大,吹得脸上发干,太阳半斜在吊车顶上,头一回,tobias 给我拍了照片。他给我看,镜头里面的我笑得很开心,有点愕然,但是很努力地在笑,如同我现在的状况和心情。

  • 2008-12-04

    冬日

    冬天,我比较喜欢出差,酒店里面有中央空调,还可以泡热水澡。每天都很暖。当然比如今天这样的出差就比较讨人嫌,毕竟起风的日子,风景再美丽的湿地,剩下的都不过只有阴冷。在田埂和鱼塘间走,冷气一点点从脚底下升上来,在图纸上做记号的手已经冰到没有知觉。听说今天北京降温了,我只带了薄薄的羽绒衣,看来需要多喝些酒来取暖。

    比较倒霉,离开上海那天,连续收到两个朋友邀约吃火锅,我只能错过了。不过在宁波业主请吃饭,在他们的食堂,一共十来个人的筹建组,每天请个阿姨来烧饭,每天一桌圆台面,阿姨是宁波当地人,烧的都是家常菜,也不会很油,蹄膀汤里放进一把小青菜,非常诱人,不顾礼节,喝上两碗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难民。想想我们办公室里也有灶头,可是充其量就煮过一次馄饨。

    培训班的外教不知道从哪里要来我的电话号码,短信我,可是等我回到上海的时候,他应该回纽约去过圣诞了,也许会去中央公园滑冰,谁知道的,萍水相逢的人那么多,我们微笑、挥手、擦肩而过而后就是遗忘。

  • 2008-11-26

    天冷,心情差

    虽然已经过了多愁善感的年纪,可是耐不住天气寒冷,每天晚上脚冰冷地钻进被窝,叫人怎么都开心不起来。

    上周末初中同学小聚,转眼间我们已经认识二十年。多吓人,渐行渐远了。

     

  • 周五晚上带momo回家过夜。我们躺在床上聊天,好像大学里一样,她说最近周围很多人的母亲(也包括她自己的)都得了乳腺癌,向我们这些大龄还独着的女人,性生活那么不规律,尤其危险。我默默数着这几年来的次数,厄,好吧,我属于及其高危的人群。

    那么我们转战于床与床之间,在还没找到那张固定的床之前,是不是把这些看作是医疗手段?或者至少看作是预防手段。保险公司在为乳腺癌患者支付大量医药费用时,是不是也宁可那些独身女人快点都嫁了。在什么粉红丝带活动上,除了提醒女人们定期做检查之外,是不是也告诉他们,把性生活当成愉快的体育活动来进行吧。

    我突然想,男人缺乏性生活是不是也会得什么重症呢?应该不是,我猜如果这样的话,婚前性行为应该早就合理化了。又或者是我大龄未婚女人的姑婆脾气促使我刻薄起来。不管如何,你知道的话,就告诉我,至少可以让我心平气和些。 

  • 2008-11-07

    牛人

    where the hell is matt?